请叫我陈道长

请叫我陈道长

2024年2月,湘省,潭州市,幸福小区四栋404。

“两背,少阴;”

“三背,老阳”

“两背,少阴”

“三字,老阴”

“一背,少阳”

“三字,老阴”

“起卦!”

陈平揉了揉眼睛,望着书桌上的三枚“山底隆”版的乾隆通宝,瞳孔不断缩小。

“这是坎为水,本卦就意味着凶险,世爻临财爻,月克日克,且兄弟爻临白虎,月值日生,二爻变,四爻变,六爻变,这…变卦天地否,阴气下沉阳气上升阴阳好无交感,这杀伐之气好重,凶上加凶啊。难不成我就接个老弟竟然这么凶险?”陈平端起桌上的保温杯嘬了一口,“但毕竟三年没见老弟,老弟这出国留学三年,作为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,这必须要去接的。路上还是要小心一点。”

陈平拿出手机,看了一下上面的时钟,晚上八点十一,老弟之前在信息里说是晚上十点到机场,从他家到机场要一个小时,也差不多要出发了。

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前年老弟给他买的黑色长款羽绒服穿在身上,之前一直舍不得穿,今天要见三年没见的弟弟,还是得像个样子。拿出鞋油,把他那双穿了两年的厚底皮鞋反复擦拭。站在都快起灰的镜子前,端详着自己的形象,不想因为形象太土给他弟弟掉面,因为这次弟弟还会带女朋友回来,听说家庭条件还特别好,人也特别漂亮,是他弟弟在国外留学时候认识的。所以,得给老弟撑门面。

镜子中,是一个年龄28岁,身高差不多一米八的男青年,身材匀称,不到两厘米的短发配上明亮的眼睛,显得格外精神,唯一的就是皮肤有点黑,这就是陈平。他亲弟弟,叫做陈安,今年25岁,这也是一对命苦的兄弟,在陈平10岁的时候,一场意外夺去了陈父陈母的生命,陈父陈母也只是普通的上班族,辛辛苦苦半辈子,才在潭州买房安家,没有多少财产继承给这兄弟俩。陈平在读书的时候,成绩严重偏科,语文和地理历史特别好,但数学英语从没上过50分。虽然命苦,但陈平也有理想和追求,他酷爱研究华夏文化这一块,尤其对周易特别着迷。所以,最后因为偏科,高考失利,选择了潭州本地的一所大专读金融学。追求是追求,但现实毕竟残酷,陈平是哥哥,他要养好自己的亲弟弟以及这个残缺的家。所以当年的陈平认为金融学是可以赚钱的。

陈平一直没有找女朋友,不是他长得不帅,其实长得还挺标志的。而是他觉得谈女朋友很花钱,而且伤肾又伤心。在去大专读书后,陈平才发现,玩金融,得先有钱才能玩,还不如打工实在。于是,陈平就开始了他的打工之旅,最开始在网吧做网管,但随着电脑普及,网吧行业日益衰落,于是又去了酒吧做营销,陈平平时酒量就不行,但在那个岗位就得死命陪客人喝,为了赚钱,陈平硬扛了两年,最后有一次醉酒后被同事送去医院,肝和胃都出了问题。为了苟命,陈平只得选择辞职。在家修养半年之后,一次和朋友在一个茶馆聊天的时候,遇到了一位风水先生。由于陈平平时就喜欢专研华夏文化这一类的东西,很快就与那位风水先生聊上了。从他口中得知,那位风水先生是龙虎山天师府的一名道士,年龄不大,大概四十多左右,叫张罗军。陈平也了解到,张罗军这个名字,是他的法名,代表着天师府罗字辈。而张罗军感觉与陈平投缘,竟有了收徒之心。于是就告诉陈平,学道门术呀,靠自学是极难学成的,想学好,得有师承才行,有了师承,才能学到真正的东西。而且学好了,以后赚钱买房买车娶媳妇都不是大事了。

于是,陈平在张罗军的循循善诱下,立马下决心。两天后,就收拾行李,跟随这位道长去了龙虎山。完成了拜师仪式,并被张罗中赐法号:陈三平。

但与预想的不同,在陈平拜完师后,张罗军并没有立马教他周易,而是让他学经,学韵。从道德经到南华经,从正一早晚功课经,到北斗、三官、玉皇。然后就是站桩炼炁。陈平跟着师父学了两年后,师父才带他去传度,传度还不能叫做道士,只能叫做道童,但是正儿八经的道门中人了。陈平也终于开始学习更加高深的经书,以及他梦寐以求的周易。

于是,张罗军从六爻开始教,到四柱,到梅花,到紫薇,也渐渐让陈平开始在外揽活。毕竟,陈平也老大不小了。就这样,陈平开始了自己的修道之旅。

而陈安,从小就特别聪明。学习一点就透。而且在吃穿用方面,陈平对陈安从不吝啬,只要是好东西,那一定给陈安。陈安也长得很帅,长得像他妈妈,陈平长得像他爸爸。陈安从初中开始,就一直是“校霸”(校级学霸)。成绩到高中都一直在第一名到第十名徘徊。最后陈安如愿以偿的考入了魔都富担大学。而陈安不仅在学业上有天赋,在赚钱能力也更有天赋。他学的是建筑设计专业,在大学的时候,就组建了自己的团队,在外接活,养活自己之余,还能给家里添些家用。大学毕业后,陈安就去了D国读研,继续深造建筑设计专业。

陈安和陈平从小关系就好,陈平为了维持生计以及帮助陈安完成学业,拼命打工。这些陈安都是看在眼里的,他很感恩自己的亲哥。但陈安是信奉唯物主义的,当他得知陈平入道后,就极力反对,他不想他的亲哥以后被人喊作神棍。而且陈平入道后,就更不想找女朋友了,陈安看着陈平心里只能干着急。几乎每次过年回来都会跟陈平大吵一架。但天高皇帝远,陈安也管不到陈平。

用便利店买的35块钱一个的剃须刀,把自己胡渣剃干净,净手后,给家坛上的祖师爷上了一炷香,就匆匆出门了。

陈平开着自己去年刚买的HF大狗,下午的时候他已经将车反复擦拭过几遍,擦得车漆面锃亮的。这是他这些年给别人卜卦算命积攒下来的钱买的。不贵,13万落地。性价比高,就是油耗也挺让他头疼的。这也是他这些年唯一给自己买的生日礼物。因为现在他弟弟已经很能赚钱了,而且每个月都会给陈平的账户里打一万块,希望能改善一下陈平的生活。不过陈平不会花他弟弟给的钱,而是攒着,他生怕他哪天他弟弟找了媳妇,但因为彩礼钱太高家里拿不出来。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,陈平在潭州市也有了自己比较稳定的客户群体,有时偶尔还能接到外地的客户,尤其是闽省那边的客户给钱最大方。不过这个世界终究是唯物主义世界,陈平也就勉强能达到小康水平。

晚上10:10,潭州机场。

此时气温还是比较低,陈平站在机场外,缩着脖子,尽量不让冷风灌进来。陈安已经下飞机了,只是还在取行李,还没那么快出来。

三年没见那小伙了,不知道现在长成了啥样。陈平心里默默念着。

很快,在人群中,看到了两个身影,一个身高大概一米七六左右,几乎完美的身形,穿着简洁的藏蓝色大衣,系着一条棕色的围巾,留着韩式中分的发型,白皙的皮肤,一双如同皓月一般的明眸,让陈平恍惚间看到了母亲的影子。这便是自己的亲弟弟,陈安。而他旁边,依偎着一个长发女子,很是漂亮,穿着白色的羽绒服,这应该就是他弟弟的女朋友了。

陈平望着陈安,安慰的点点头,露出洁白的牙齿,笑道:“小安,变帅了。”

“哥!”陈安放下行李,飞奔而来,一拳直袭胸口,陈平一掌挡住陈安飞来的那一“拳”,然后紧紧握住。这是他们兄弟俩从小的“礼节”。

“小子,力气变大了。快介绍一下你身边的这位吧。”陈平笑呵呵的把陈安的拳头放下。

陈安一把牵住身边那个女子的手,“哥,这是我女朋友,叫萧雨竹。也是我同学,魔都的。”

“你好,很高兴认识你,以后叫我小雨就行了。”

“你好,我是陈安的哥哥,陈平。”

…….

原创文章,作者:道 谕轩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xinzt.ren/archives/904

(1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
上一篇 2024年4月1日 上午10:09
下一篇 2024年4月6日 下午3:50

相关推荐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