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别多梦症,睡出高品质

可能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,睡觉时梦境不断,有的还会多次醒来,一夜过去,睡眠质量差,有的甚至是睡醒了更觉疲惫,传说中的一夜无梦境界可望而不可及。这种情况就属于多梦症,其主要表现为睡眠不实,梦境纷纭不休,醒后神疲乏力、头昏。现代医学认为,多梦主要在睡眠表浅时发生,尚无特效药物治疗,多采用催眠镇静类药物,一般具有耐药性及成瘾性,长久使用效果不佳且不良反应大。而在中医看来,人的生命活动以五脏为中心,病变也可通过调理五脏论治,多梦症也是五脏病变的表现形式,只要辩证诊治,往往能够取得很好的效果。

告别多梦症,睡出高品质

一、中医对多梦症的认识

人在睡眠时做梦,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。中医对梦的认识,早在《黄帝内经》中便有记载,《灵枢·淫邪发梦》曰:”正邪从外袭内。而未有定舍。反淫于脏不得定处。与营卫俱行。而与魂魄飞扬。使人卧不得安。而喜梦。”此淫邪者,指外界燥、湿、寒、暑、风、雨之邪,由于多种外邪侵袭人体脏腑,使精神散越、魂魄妄行,使人夜寐不安,是病梦的渊源。《黄帝内经》将梦病大体分为三个层次,一是”正邪从外袭内,而未有定舍。”是指人在睡眠中,外界各种因素对人体的影响。二是”反淫于藏,不得定处,与营卫俱行。”邪入脏腑,影响脏腑功能且随营卫运行而影响至全身各处。三是”魂魄飞扬,使人卧不得安而喜梦。”《灵枢·本神》言:”肝藏血,血舍魂……肺藏气,气舍魄。”意为五脏精气不足或功能衰败,则五脏神无以为舍,故无不安而喜梦。在治疗方面,《黄帝内经》提出应先辨别脏腑虚实,再行施治,成为后世效法的准绳。孙思邈在《备急千金要方》中指出”善诊候者,亦可深思梦意,乃尽善尽美矣”,诊疗疾病的同时,亦可将梦象的内容考虑其中。梦的产生多与五脏盛衰相关,梦的内容可反映五脏的病变,临床上可通过辨梦以辨脏辨证论治多梦症。

二、梦与五脏的关系

心为君主之官,五脏六腑之大主。张景岳在《类经·本神》注解:”心为一身君主,万神为之听命。以故虚灵知觉,作生作灭,随机应境,千变万化,瞬息千里,梦寝百般。”心主神志,心是梦产生之源。心每时承担、接受外界事物,做出反应,产生思维,心在梦的发生中占主导地位。心的虚实影响梦的发生及梦象,《类经》曰:”心虚则神不安而善梦”,心主宰神,心气虚则神无所依,肆意飞扬而多梦。

肝藏魂,血舍魂。《中西汇通医经精义》曰:”魂不安者梦多。”《医宗必读·恐》谓:”魂失养,故交睫即靥”。《类经》说:”梦寐亦然,是所谓志有所恶,及有外慕,血气内乱,故似鬼神也。”内外之邪侵袭人体,使魂魄妄行,是病梦的渊源。

肺藏魄,魄指人的感觉和认识,梦是肺魄的活动体现。《类经·本神》曰:”魄对魂而言,则魂为阳而魄为阴……梦能变化而寤不能者,乃阴阳之离合,离从虚而合从实也。”有医家认为魂魄对睡眠的调控表现在对于”睡梦”的调节,”梦乃魂魄役物,恍有所见之故也。魂为病,则梦女子、花草、神仙、欢喜之事,酸枣仁汤治之。魄为病,则梦惊怪、鬼物、争斗之事,人参清肺汤加琥珀治之。”梦乃魂魄所衍生之物,梦的内容与魂魄的病瘥相关。

脾藏营,营舍意,”意”为意念、思想,属于人的思维活动,脾藏记忆与思维同样与梦形成有关。脾主思,”思”包括了思念、忧思、悲思等复合情绪,又包括了思考、思想、思索等功能。脾主思虑功能异常,则思考的功能异常,俗话说”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”,可见梦离不开主脾所思和意的意识活动。

肾藏志,是指意志过程,又包含着心理活动。古代医家认为”梦者,人智所见。醒时所制,如既络之马,卧则逸去。”五行上肾主水而心主火,心肾相交则水火既济阴阳平衡。功能上肾藏精而心藏神,精神互藏互用,《灵枢·本神》曰:”生之来者谓之精、两精相搏谓之神。”肾中藏有先天精气和后天水谷精气,五脏六腑功能无不依赖肾精的作用。梦本身是精神活动,精神活动属于阳的范畴,阴阳平衡则阴平阳秘,不然则”魂魄飞扬”。

三、五脏辨梦论治多梦

从心辨梦论治。”厥气客于心,则梦见邱山烟火。“凡脏腑内伤之邪气客于心,则梦见山林烟火,以心属火也,故梦火为心疾的反应。心气虚者梦中孤身临江,夜入荒山,故使人畏惧。《济生方》用补心丸主治”梦寝飞扬,精神散离”,提出此病是因惊恐伤神,耗伤心气所致。心神不安为梦产生的主要因素,当用养心益血,安魂定魄方法治疗。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用平补镇心丹来治疗多梦胆怯善恐之心胆气虚者。《伤寒论》中有以加味温胆汤来治疗心虚胆怯,梦寐不安者。朱砂安神丸治”瘥后心神不安。夜卧不宁。或多梦不眠。””血气少者属于心。”归脾汤加减治疗以睡梦连绵,彻夜不断为主证之多梦,认为此因心血虚,或心脾两虚,致神不守舍,治法以补养心脾为主。

告别多梦症,睡出高品质

从肝辨梦论治。“客于肝,则梦山林树木。”脏腑内伤之邪气客于肝,则梦见山林树木,《医经原旨》:”肝气虚则梦见菌香生草。”因肝合木则梦草木。肝受邪病虚证,则梦树木。《黄帝内经》曰:”肝气甚则梦怒。”肝之邪盛则梦多怒,以肝之志为怒。李东垣认为夜梦亡人,是因肝木太盛,当刺期门泄肝为治。《伤寒论》中:”若终夜清醒,目不得瞑,或目瞑则惊悸梦惕者,余邪内留肝胆,胆气未舒,肝魂不安也。”若常梦中惊悸,为邪在肝胆,使肝胆不安,治疗需疏肝泄热。噩梦以梦境多是惊险、恐怖,或为大火、凶杀、格斗、翻车等,常在梦中惊醒等为主证者,常见于肝郁化火、肝火上炎,治法清肝泻火,方药用龙胆泻肝汤加减。焦虑型睡梦以睡卧不安,时时愤怒怨恨为主证,常见于肝阳上亢,治法平肝潜阳方药用天麻钩藤饮加减。

从肺辨梦论治。“肺气盛则梦恐惧哭泣飞扬。”肺之邪盛,则梦恐惧、哭泣而飞扬,以肺之声为哭也。孙思邈主张用大镇心散治疗”梦恐惧”。”是以肺气虚则使人梦见白物,见人斩血籍籍。”《医经原旨》言此为五脏阴虚之梦兆也。金色白,斩为金器之用,肺虚者必怯,故见人斩血籍籍,多为惊惕之状。白钟国认为肺魄为病,则梦惊怪、鬼物、争斗之事,可以人参清肺汤加琥珀治之。

从脾辨梦论治。“脾气盛则梦歌乐。身体重不举。”以脾之声为歌,脾在体主肉。孙思邈用泻热汤主治”梦歌乐和体重不能行”。邪气客于脾,则梦见丘陵大泽,坏屋风雨以脾属土也。孙思邈用半夏泻心汤主治”梦山丘平泽”。”脾气虚则梦饮食不足。”《医经原旨》释其因胃中空虚,故欲饮食。《济生方》中用进食散主治。

从肾辨梦论治。“肾气盛,则梦腰脊两解不属。”肾之邪盛,则梦腰脊两解,不相连属,因腰为肾之府。”客于肾。则梦临渊。没居水中。”《医经原旨》注:邪气克于肾,导致肾气虚则使人梦见舟船溺人,因肾合水,故梦应之。又有”邪气客于肾,则梦临于深渊,或没居于水中,以肾属水也”。《济生方》中用远志丸主治”梦登高涉险,神魂不安,惊悸恐怯”等。肾之为病,常常梦男女、鬼神之事,《金匮要略》:”男子失精。女子梦交。桂枝龙骨牡蛎汤主之。”肾藏精,济寓阴阳,正常情况下心肾相交,水火既济,上焦之阳气亏空。则阴气上乘。下焦之精血耗损。则阳精下降。阴阳之贼气。与妄情相得。则梦接鬼交。《证治准绳·类方》有用水中金丹、金鏁丹来治失精导致夜梦阴人之证。

综上所述,多梦症是临床上常见的一种睡眠障碍。如果你也苦于之症,不妨从中医藏象学角度入手,深入辨析发病原因,提高诊治的针对性。当然,对大多数人来说,找专业中医师诊治是最佳选择。愿每个人都能够告别多梦症,睡出高品质!

文字整理/华汛

原创文章,作者:道 谕轩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xinzt.ren/archives/549

(1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
上一篇 2023年10月15日 下午5:24
下一篇 2023年10月17日 上午12:15

相关推荐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